別讓作文“逆淘汰”不愛說謊的孩子

來源: 未知 作者:admin 編輯:admin 2019-09-19 15:05

  對于現在的孩子,如果還有什么“傳家寶”的話,那就是某位網紅經濟學家嘴里的“內環線內的那套老破小”了。

  前不久,上海市的一次小學生征文比賽收官。比賽以“我最喜歡的古代人物”和“我家的傳家寶”為題。讓跌眼鏡的是,在“我家的傳家寶”的作文里,很多小學生寫的是“外婆留下了一件補了又補的舊衣服”,閱卷老師也不禁感嘆,如今到哪里還能找到上千件外婆的補丁衣衫啊。不少同學將“傳家寶”聚焦在了傳統美德上,但落筆卻是“自己的鉛筆用到很短很短了還不舍得扔掉”。

  這讓人想到了郭德綱的一句臺詞,“你無恥的樣子,頗有我年輕時的風范”。相信很多閱卷老師,讀到這樣的作文時,也會會心一笑:“我當年的段子,現在還在用呢?”只不過,當年閱卷老師家里可能真的有補丁衣服,現在不要說找出補丁摞補丁的衣服,就是“什么是補丁”也成為小學生必須強制記憶的知識點了。

  首先,學生作文寫得不好,原因可能就是題目出得有問題。像“我家的傳家寶”這樣的題目,撲面而來就是“合訂本里的灰螨氣”。“傳家寶”這個線年代的新聞報道中,比如,“炊事班的傳家寶”什么的。可惜因為時代隔得遙遠,如今的小學生很難產生共鳴,如果不是照搬著年年重版的“優秀作文選”里的陳詞濫調,真不知道找什么來敷衍出這么一篇“傳家寶”來,于是統一口令般地寫了“外婆的補丁衣服”。

  其實,對于上海等大都市來說,家庭已經原子化、小型化了,甚至很多年輕人已經說不出自己爺爺的名字了,這不是笑話。所以,對于現在的孩子,如果還有什么“傳家寶”的話,那就是某位網紅經濟學家嘴里的“內環線內的那套老破小”了。

  很長久以來,中國作文便是一種“引誘-上鉤”的機制,老師預設了一個前提,就看學生愿不愿意沿著老師手電筒的光柱往上爬。其中的真情實感是次要的,證據真實也是次要的,甚至連遣詞造句都是很次要的,重要的是“代圣人立言”(或者考官心中自以為的“代圣人立言”)。于是,孩子必須裝城府、裝成熟、裝老人干兒,在小嘴上畫上胡子,會嘆氣,會罵世風日下、人性淺薄。

  雖然,我現在經常在報紙上發些文章什么的,但我小學時候特別不喜歡寫作文,我覺得我之所以寫不好小學時候的作文,主要是因為我臉皮比較薄、智力還不算低,沒有臉皮去撒那些謊,更沒有智力識別別人在撒謊。所以,當時我寫作文長期處于一種惶惶不安的狀態之中。比如,我知道小明放學的路上,根本不可能像他作文里寫的那樣扶什么盲人爺爺過馬路,因為小明回家根本不需要過馬路。比如,我也知道以小紅的小氣勁兒,不可能給災區捐100塊錢于是,僵化的作文就形成逆淘汰機制:淘汰那些臉皮足夠薄的,以及智商足夠高的。

  2013年時,某地中考的作文題是《今天,我想說說心里話》。有一名參加中考的女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因為這是中考,大家都不敢寫心里話,真正有寫心里話的人,他肯定是考不好的。”不少網友表示這妹子說出了“真心話”。一位老師也對此表示了擔憂:萬一考生真說了厭學、反思社會亂象之類的心里話,批卷老師能給個高分么?

  這么多年的教育“專業化”,大概學生們也漸漸進化出對考試的適應能力,也不會拿自己的前途在考卷上較真,不少人都和那個接受采訪的女生一樣學會了應對考試的技巧,絕不在作文里寫“心里話”。

  最近,也和不少年輕家長聊過教育的事。現在的家長大都是70后、80后,都是改革開放以后成長起來的一代人,他們的閱讀能力、審美視野已經遠超當年教育他們的老師。這是中國的“改革紅利”的一部分。所以,希望教育者們能夠向前看,讓作文少些“套路”,多些真誠。

  生活中這些細枝末節的適應倒還好說,其實更撞擊人心靈的,是那些植根于書本或課堂而形成的理念在現實面前的不堪一擊。

關于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于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 舉報平臺

Power by DedeCms
本網站由中工娛樂-中工網版權所有
mlb中国官网棒球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