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先鋒】“90后”院士陳俊武:以身許國70載

來源: 未知 作者:admin 編輯:admin 2019-10-09 04:25

  “人生在世不過七八十年,其中能夠保持健康的身體和良好的思維能力,一般也不過四五十年。人生苦短,對社會的‘奉獻’大于索取,人生活得才有意義。”今年7月,在中國石化總部舉行的陳俊武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上,當視頻另一端92歲的陳俊武話音剛落,現場和分會場萬余名干部職工,不約而同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

  在中國,有70%的汽油是通過催化裂化技術加工而成的。而這位與共和國一同奮斗70年的“國寶級”專家,是我國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

  “我今年已經92歲了,我的工齡與共和國同齡——70年,入黨65年。” 70年間,陳俊武以一名黨員矢志奉獻的家國情懷和一名科學家科技報國、精細嚴謹、開拓創新的責任和擔當,把個人理想融入國家發展偉業,為中國煉油工業的催化裂化技術作出一系列開創性貢獻,給我國高速前進的現代工業注入源源不斷的“能量”。

  不設鬧鐘,每天6點半準時起床,絕不賴在床上。熟悉陳俊武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特別有規律的人。除了每天抽出固定時間看書外,陳俊武院士還有一個長久以來的習慣——走路。

  然而,少有人知道的是,就是很有規律的陳俊武院士,從求學到工作卻有一個鮮明的標簽:“不安分的人”。

  1944年,陳俊武考取了北京大學工學院,盡管癡迷于藥學,但得知當時國家建設的需要,陳俊武毅然把志愿填報了應用化學系。

  大二那年,陳俊武和同學一起到東北的撫順參觀,在日本人留下的頁巖煉油廠里,他第一次見到了一座日本人丟棄、尚未開起來的煤制油裝置,怦然心動。

  1948年,22歲的陳俊武從北京大學化工系畢業后,他謝絕了親情的挽留后,幾經輾轉,于1949年12月來到遼寧撫順礦務局,參加了人造石油工廠修復的工作。

  面對當時技術匱乏、生產條件簡陋的現實,勤奮好學的陳俊武一頭扎進車間,把自己學過的理論和眼前的裝置設備印證對照、擺弄琢磨,弄不清的問題就向專家請教,向老工人師傅學習,經常忘了晨昏暮曉,衣服上經常油漬斑斑。

  談到自己年輕時的選擇,陳俊武說,自己不喜歡不求甚解、經驗主義,認為應該從實踐中求知、從理論上求解。他說:“我從20多歲開始搞創新,一天也沒有安靜過。”

  正是這種“不安分”,幫助陳俊武攻克了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題、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業界傳奇。也正是這種“不安分”,幫助陳俊武32歲獲全國勞動模范稱號、64歲被評為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65歲當選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71歲獲評河南省科技功臣、87歲斬獲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

  1961年冬天,石油工業部決定抽調骨干力量,開展被譽為“五朵金花”的流化催化裂化、鉑重整等五項煉油工藝新技術攻關,盡快改變我國煉油工業技術落后的面貌。34歲的陳俊武臨危受命,擔任我國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設計師。

  從1962年到1965年,陳俊武主持設計了中國第一套年加工能力60萬噸的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在撫順石油二廠建成投產,使我國煉油工業技術水平有了飛躍式提高。我國煉油工業新技術的“第一朵金花”盛開,帶動煉油技術一舉跨越20年,達到當時世界先進水平。

  20世紀80年代初期,陳俊武帶隊成功研發了新型的同軸式催化裂化裝置,計劃采用這項成果在蘭州煉油廠建設一套年加工能力50萬噸的大型催化裂化裝置。不料,技術方案接受審查時卻遭到強烈質疑,以致石油工業部主管技術的副部長出面主持后期的方案審查會。

  1985年,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渣油催化裂化技術在石家莊煉油廠實現產業化;1987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89年,既有同軸結構、又有高效再生的100萬噸/年催化裂化裝置在上海煉油廠建成投產;1994年,該技術獲得我國催化裂化工程技術領域的第一個發明專利授權……

  目前,我國建成投產的各種催化裂化裝置已有上百套,總加工能力已經達1.5億噸,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催化裂化大國。

  1990年,63歲的陳俊武從領導崗位上退休,但仍然精力充沛。自感體質和思維尚好的他提出要繼續工作。

  直到10多年前,年事已高的陳俊武仍提出:“在今后五到十年,我仍可從事兩方面工作,一是指導重大工程技術開發,二是探討能夠勝任的宏觀戰略性課題,并愿意為此學習過去不熟悉的知識,爭取提出一些對國家、對大局有益的論據和建議。”

  煤制烯烴曾是煤化工行業的一個世界性難題。1997年,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專家劉中民等到洛陽交流甲醇制烯烴中試技術成果,希望借鑒流化床技術經驗開發甲醇制烯烴(DMTO)技術。陳俊武敏銳覺察到煤基甲醇制烯烴廣闊的市場前景,促成了公司與對方的合作。DMTO工業試驗期間,陳俊武不顧80歲高齡,5次奔赴陜西華縣試驗現場。

  在陳俊武的指導下,該項目完成從實驗室、工業中試和工業示范裝置的“兩次一百倍”工程化技術開發,并于2010年8月在包頭市建成世界首套、全球規模最大的DMTO工業示范裝置,在煤制烯烴領域形成了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

  如今,DMTO技術已在國內近20家企業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成功地開辟了烯烴生產的非油技術路線,促進了我國甲醇制烯烴戰略性新產業的快速形成。2015年1月,DMTO技術榮獲2014年度的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鮐背之年的陳俊武依然堅持每天準時到辦公室,查閱資料,研究課題,風雨無阻。直到前不久,他才接受單位的強烈建議和家人的再三央求,減少為每周一、三、五上班。

  一燈如豆,萬點星光。陳俊武晚年甘當人梯,為中國石化行業培養了許多人才。他打破門戶之見,開辦了一個有獨特教學方式的高級研修班,讓來自我國石油化工領域的優秀學員接受高水準的“魔鬼訓練”。當年研修班的許多學員,如今已經成長為石化行業的技術專家。

  中石化安慶石化公司副總經理宮超是催化裂化高研班第三期學生。在她眼中,陳老的人生像極了他畢生研究的催化裂化的反應過程,熱和催化劑使原本的重質油發生裂化反應,轉變為可利用的汽油、柴油等產品。一顆顆細小的催化劑顆粒,時刻準備著,粉身碎骨完成使命的那一刻,“和陳院士的人生經歷何其相似”!

  “您90多歲了還堅持思考和工作,您的動力來自哪里?您的初心是什么?”——今年全國科技工作者日,洛陽一群“90后”的青年技工借慕名看望陳俊武時如此發問。

  92載歲月如歌。喜好古典詩詞的陳俊武,曾這樣賦詩抒懷:“耄耋老翁憶平生,有志年華事竟成。亦老蒼天情未了,扁舟浩海又啟程。”

  大二那年,他首次參觀這個日本工廠。一腔熱情驅使他執意來到這所工廠。陳俊武花公家的錢很小氣。解決了國家能源的切膚之痛。奉獻大于索取,人生就燦爛。為他生命的跨度、亮度、長度致敬。

  中國科學院院士、被譽為中國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的陳俊武,從事石化行業今年也正好70個年頭,回首來路,他為我國石油煉化技術由弱到強做出了開創性貢獻,把我國煉油技術一舉往前推進了20年,并帶領團隊創造了煉油化工技術領域的多項“共和國第一”。如今,鮐背之年的他依然壯心不已,在科學前沿孜孜求索。

  在剛剛受表彰的278名“最美奮斗者”當中,92歲高齡的中科院院士陳俊武榮登榜單,這位和石油冶煉技術多項“中國第一”相關聯的行業開拓者,用七十年砥礪奮進,書寫了科技工作者的初心與堅守。

  【時代先鋒】“90后”院士陳俊武:以身許國70載,陳俊武院士(前左二)在陜西華縣試驗現場指導作業(2010年5月13日攝)。1948年,22歲的陳俊武從北京大學化工系畢業后,他謝絕了親情的挽留后,幾經輾轉,于1949年12月來到遼寧撫順礦務局,參加了人造石油工廠修復的工作。

關于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于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 舉報平臺

Power by DedeCms
本網站由中工娛樂-中工網版權所有
mlb中国官网棒球服装